天地之间 第一百三十章 捨得之间

    时间:2018-08-11 现成的美女在面前,就像公司老闆选一个容貌娇好的职员,皇帝在后宫临时选一个可以宠幸的妃子,管他妈的宠妃还是艳妾,先日了爽了再说。
      「啧啧,女人总要失去自由时才漂亮,对吗?我的春花妹子?」春花满面通红的低下头,我见到这个小妮子羞人答答的俏模样,火速脱去裤子,把阳具插进春花一点红的樱桃小口内,同时让仙娇桂华含着我的脚趾头。
      春花眉头略皱地「嘤」了一声,知道对于此刻的她来说,任何反抗都是徒劳的,便乖巧地吸啜着我的大肉棒,细心服侍着。春花的服从虽令我少了种强姦感觉,但她的美貌与身裁足够弥补。我搂着君红和月琴,和这两名宠妃摸奶亲嘴左拥右抱好不得意,两女热情温顺地上面伺候着我,下面一人一只嫩手挽着手花儿摩着阴袋餵着春花吃鸡巴。
      五名美女夹侍着让我很快就兴趣勃发起来,吩咐春花道:「好了,站起来抽起你的裙子,张开双腿。」春花虽然被反绑了双手,还是依言照做,随着短裙的拉高,一条缀满碎花的粉红色内裤呈现在我的眼前,伸手进她的腿间,已是微湿的状态。
      「很好,春花你这小贱人,单替老子口交已湿掉了啦?」虽已成为我的性奴玩物,但羞辱的字眼总能剌激春花的淫性。「来,老子将就你这可爱的内裤封了你的嘴,让张胜、王洪他们看看,他们心目中的玉女情人现在这个淫贱的样子!」我说着把她那条已穿了整天的内裤扒了下来,硬生生给这美人儿塞进口内。
      我这么做使春花秀眉紧蹙,这俏妮子被我内裤塞口已不是第一次,但总是很让她难受。她虽极其不情愿还是无奈地任我把还是暖暖的带着腥臊的内裤放进自己的口中,让布片充塞着嘴巴内的所有空间。夺去娇甜的性玩物的说话能力,对现在的我来说具有最大的兴趣。
      虽然仅仅是用丝巾反绑着双手,但绑久了还是很有些难受,被堵着的嘴巴发出模糊的呜声,像诉说着自己的难受,恰到好处地剌激着我的听觉官能。
      就这么欣赏了片刻,我把春花推倒在沙发上丰臀朝天地拉起了她那条粉红色的短裙,把火辣的阳具插进春花腿间的销魂洞里,双手解开衣扣伸进衣服去把玩春花的嫩奶子。
      我玩女人的方法次次不同,虽然有时喜欢把女人脱过一丝不挂;但更多的时候是喜欢像现在一样,让美女就这么穿着高档衣服,浑身保持着高贵的气质,翘着一双性感的细高跟鞋儿,两把扯开阻碍物便插进美人儿的体内美美操干起来。
      当着其余四个漂亮女人的面,我骑在春花身上卖力地耸动,一丝丝晶亮的津液丝从口里逐吋逐吋地延长,从下巴滴到丰乳上。春花的上衣被扯开了,露出两个雪白的粉奶子,随着我的奸弄一下一下地跳动着,下身的短裙被拉到腰间,露出两瓣雪白的粉臀挑逗我的淫性。
      我美美地糟蹋着胯下这个被反绑双手、丝裤封口、年轻漂亮的女人,干她就像干一个无比下贱的妓女,此时的春花,已根本看不出就是刚才那个娇俏的女郎了,身上的高雅气质也早已不见。她的喉咙里艰难的发出断续的呻吟声,就好像随时都会没命似的。老子打着这么漂亮的女子洞,想像着张胜和王洪的一脸羡慕和满嘴的口水,实在是有些舒畅开怀。
      春花这妮子再俏再动人,其实早就是我案板上的肉,这次之所以干她能这么爽,不仅在于有收复失地的征服感,更因为有两个绝色大美女在旁边吹箫淫呻助兴。
      美艳逼人的月琴的酥胸高挺,粉面桃腮,长腿浪逼、袅娜生姿就不用多说了,今天这个修长苗条的美女,一头乌黑的披肩长髮,一件薄薄的鹅黄色鸡心衬衣,黑色的超短绸裙,没穿袜子但穿了一双鹿皮高跟短靴,一双大而勾魂的眼睛盯着我,嘴里娇滴滴地发着淫蕩的呻吟助着兴。
      而君红今天一件粉色的上装,下身穿着蓝色镶珠绣花长裤,脚上是一双芒果色R~f磨砂细高跟儿皮鞋,像条色彩斑斓的热带鱼。漂亮的黑色卷髮披在肩上,耳朵上是新款的Dior心形圆环,成熟与冷艳的气质在空气中瀰漫。
      这名江陵歌舞团头号美女演员浑身透露出的那百分之百的女人味,简直令人目眩神摇。尤其她俏脸上那双勾魂摄魄的媚眼儿,简直带着些狐狸精的妖媚之气,仅仅几个媚眼儿就可以把老子的鸡巴逗硬,更别说张着小嘴吹含,伸着舌头舔弄,贴着我的身子和月琴一起争宠,撒娇发嗲了。
      我这一辈子在女人堆中打滚,眼界越来越高,但还是常被这两名绝色美艳女子的万种风情迷醉过去,月琴和君红这种风骚妖媚的女人做供我狎玩的情妇小老婆绰绰有余,不过这种太过风骚的女人做老婆不行,却是做情妇的极品,所以经常都不会放过这每天放在嘴边的美食!
      春花苦苦地挣扎了两下后终于认命,任我一边和月琴、君红亲嘴摸奶调情淫戏,一边在她的体内一次次冲动勃起、又一次次美美发洩,反正这几十斤都交给我这个魔鬼了,要杀要剐都凭我决定的样子。我心想,老子不杀不剐,老子就要操你干你这个甜妹子。你不是空虚吗,让王洪这个小子乘虚而入,老子今天就给你夯实在了。明白告诉你,你傅春花身上的每个洞,甚至每根毛、每块肉都是老子的,你生是老子的人,死是老子的鬼!
      君红和月琴等几个要好的女人后来都劝慰春花要想开些,男人们都是那德性,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吃着自家的白面细米不香,却一直对着别人家的糠糰子流涎水。再说,现在哪个有钱有权的不胡弄,哪个大款当官的在外面没有三两个女人?现在的时尚便是玩女人,一个不会玩女人的男人就不是好男人。而女人就不同了,谁叫自己是女人呢!
      「社会就这样了,你能拿他怎么样?」这些女人们七嘴八舌说起了一个流行的顺口溜,还给分别配了对:「成功的男人(我)家里有个做饭的(桂华),单位有个好看的(潘莉),上床有个能干的(璐瑶),暗处有个浪漫的(玲玉),身边有个犯贱的(月琴),远方有个思念的(君红),出外有个如愿的(谢娟),回家有个期盼的(雯丽)。」
      当然,这都是把君红搞到手以前的老皇历了,如今君红这个风骚艳丽的女舞蹈演员成了随侍左右的大花瓶,成为我出外如愿、身边犯贱、上床能干的情妇小老婆了,就是少有思念了。算算这总共有几个?月琴早帮我算了,光这就有八个,够凑个八美图的了!
      男人大概都喜欢漂亮女人,其实并不是只想欣赏,而是想搂过来满足自己的慾望。说雯丽、潘莉是我的皇后,其它什么贴身小蜜、女形像大使、歌舞队的女演员、身边的女服务员都是我的妃嫔妾侍,这话弄来弄去还是出自我本人之口。我现在胆子也大了,经常在酒桌子上给朋友吹嘘自己这辈子艳福不浅,凡飞龙、龙腾这个圈子中,不管她是女蓝领还是女白领,女职工还是女经理,只要是有几分姿色的漂亮女人,没一个不被自己过了一手的。
      潘莉这个亲亲小老婆没有去劝春花,反过来劝我:「年轻姑娘费力气伤人,白秋你慢慢就开始上岁数了,要注意保重身体,不要累死在这些小姑娘家的肚子上。」她的心意我领了,但再苦再累,春花我还是要拉一把的,绝不能让某些别有用心的坏人得逞了。
      第二天,我就安排春花和桂华收拾了东西,离开了碧云天,也离开了云凤女装。现在不管是碧潭还是飞龙厂甚至卧龙山庄都很缺人,她们的回归让大家都觉得很亲切。
      我决定把春花收了房让她给我作妾,给她个名分,这样貌美温顺的大厂花和秀英晓兰她们是不一样,我这辈子绝不会丢手。想了想,乾脆一起把原来那几个收房丫头也都全部提升为小妾,待遇也提高了许多。
      这么多女人,简单都给配了对,雯丽配玉凤、潘莉配谢娟、月琴配春花、璐瑶配晓红、君红配仙娇、玲玉配香萍什么的。雯丽和潘莉这对大奶和二奶是不用说了,玉凤和谢娟和四大宠妃一起享受姨太太的待遇,而春花和仙娇又以甜美清纯、姿色出众被封为艳妾,以和其它小妾分开。这样六对十二女,让我想起古有金陵十二钗,今有我的江陵十二钗。
      就这都还没算完,没配对的三女中,想了想也就桂华姿色略好,升为小妾,而且还可以玩她的屁眼,让她穿不同的衣服,套着不同的高跟鞋,做头美容,玩她身上的三味。女人只要温顺认命玩起来就可以随心所欲很过瘾的,只要男人会玩,女的愿意被玩就好办了,何况她的厨艺不错呢,便让这个美厨娘暂时跟了璐瑶,算个编外小妾吧。只有剩下的亚丽和华英我没了多少兴趣,有些鸡肋的感觉,亚丽还是尊重她个人的意愿继续跟着璐瑶,而华英则没有重新安排,还是继续在卧龙山庄当看门拉吊桥的,现在看来我身边的女人真的感觉够多的了。
      住的方面,大房雯丽依然住在江陵大酒店,潘莉和月琴住在碧潭飘雪,楼上楼下好有个照应,君红也搬过去和月琴住在一套房里,说是喜欢那边的热闹,仙娇当然很高兴,可以和春花她们一起玩儿。我当然没什么意见,能把这两个妖精弄到一起奸弄对我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大好事情。玲玉和璐瑶挤在飞龙厂的调料小楼里,有时週末的时候她们都一起到卧龙山庄去度假,这时这个清幽僻静的地方才又热闹起来。
      职工文艺演出结束了,我们选送的歌舞节目获得了市里的三等奖,毕竟上台的多是业余演员,而没有让李玲玉和姚君红以及白玉仙、张青这样的专业演员上,最后璐瑶作为飞龙厂的妇联主任工会副主席上台代表公司领奖。
      看看快到年底了,整个城市都充满了过节的气氛,工作上的精力似乎都投得越来越少,大家的心思都在考虑如何过圣诞、元旦和即将到来的春节上面。当然,由于进入送礼的黄金季节,龙腾方面生命原液的销售和云凤的时装生意和商舖装修入场反而日渐火爆,但由于工作已上正轨,雯丽和潘莉两大美女大可应付过去,我却显得格外轻鬆。成日里和几名漂亮争宠的姨太太打情骂俏,暗地里一门心思都放在「升龙计划」上面了,时不我待啊很有一种紧迫感!
      週六下午,我来到虹媛的住处,想着从她身上发掘出更多的情报以供参考,同时寻求打入天龙的突破口。但不凑巧的是虹媛和君红约好去买东西逛街,我进门就看看她们兴致勃勃的样子,也不忍怀了她们的兴头,只好暗地里随手打了个电话给璐瑶,要她瞅空儿过来陪我。
      听见电话里隐约传来璐瑶欣喜发嗲的浪声浪气,虹媛似乎有所察觉啐道:「真不要脸!白秋你这个老爷真实时刻都离不得女人的,喝足吃饱了,不玩弄侮辱一下女性好像是活不下去似的!」这个小妮子看我最近有些贴她,言语上就不觉有些放纵起来。
      「虹媛你真是的,我们白总就是这么个脾气。白总是属狗的,俗话说得好,狗改不了吃那个嘛,嘿嘿。」君红一见虹媛言语上似乎有些重了,连忙边开玩笑边打圆场说:「我们白总,一遇见那个妩媚动人的璐瑶姐,那就立马走不动路的。」
      我跟这些美女们厮混久了,脸皮也厚多了,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应对自如:「是啊,我白秋就是看準璐瑶这个骚娘们了,这娘们床上功夫可厉害啦,老子就是要来个白昼宣淫让人销魂啊。」看我嬉皮笑脸的样子,两个美女一起扑了过来,捏着粉拳作势要打我。我一边招架一边笑骂道:「你们两个争风吃醋也不找好对像,光天化日之下怎么可能啊,和你们开个玩笑而已。我白秋是那种人吗?总要分个轻重缓急嘛,我是有正经事必须借助她办,这可不是开玩笑。」
      虹媛疑道:「就像你说的,璐瑶这个骚娘们除了床上功夫还会干什么?」我嘻嘻一笑,故作神秘地卖个关子说:「这可不能告诉你们。回头就知道了,不过我可以透漏一点,她可是咱们的大财神,也许将来对付天龙时可以用得上她的。」
      我其实也有男人的劣根性,那就是喜新厌旧。而且今来随着权势和财富的增长,我几乎将这种劣根性发挥到极致,虽然喜新不厌旧,但身边的女人常换常新。在我看来,女人还是新鲜的好,否则一起久了就好像过了保鲜期,令人难以忍受。
      现在的我只手遮天,因为拥有权势和财富,对女人的魅力实在空前,几乎只要我勾一勾手指,就会有许多天香国色的大美人主动投怀送抱,无论是上流社会的名媛淑女、演艺圈的大牌明星、还是夜店里的性感浪女,我想要什么样的类型都能得到,可是最近,即使刚才有虹媛和君红这样的新鲜美女陪着,我也觉得有些腻了。我的坏脾气累积至今到了极点,想起了璐瑶这个风骚美女,我打算找一下这个能够纡解我渴望的美人儿。
      虹媛和君红两女前脚刚走,就走进一个花枝招展的美艳女人,正是我的心上尤物~~璐瑶。说起璐瑶的容貌,那也确实算得上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当年在纺织厂那样的美女堆中都被众多男女公认为「第一厂花」,甚至在模特队里最漂亮的都非她莫属,所以才能担当主持人一角儿。
      璐瑶听到别人称她为厂花,反而更加引以为荣,觉得这是一种时尚,是别人对自己的尊重。事实上,依照她的模样,那姣好的面孔,那苗条高挑极具曲线特徵的完美身材,都是没有人可以和她媲美的。因此:「第一厂花」这个称谓一点也不过分。
      但璐瑶自从被我别有用心地骗醉,酒后失身又被我上了药收服,乾脆离婚后一头扎进我的怀里,住进了飞龙的调料小楼成了我的专职姨太太,我屡次把些甜话儿哄她,说要另眼看她当成我的太太,或者说要引导她走上一条致富之路。她抱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念头,一次次心甘情愿地做了我这个主人发洩性慾的工具。
      我的慾望特别浓烈,动作粗暴,干起她来对她百般蹂躏,先还有些客气,后来索性把她看成是个水性扬花的女人,和妓女没有什么区别,玩弄起她来是痛下杀手、爽快淋漓。虽然我只是什么时候需要她,什么时候对她有兴趣,就什么时候去上她玩弄她,她过得实在有些痛苦。璐瑶可能也是慢慢适应了这种被强加的生活,反而用一种慈悲的心态给我以肉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安慰,如同一个大姐姐一样给我以慰籍,这点让我深深感动,也多少动摇了才开始想利用她的初衷。
      已经进入深秋了,但璐瑶身上的秋装却丝毫掩不住她的艳色,璐瑶今天秀髮斜披,遮住了半边脸颊,却反而让她显得更为秀气娇媚,但身体却是异常的丰满,少妇风韵诱人至极,白色的长袖高领镂空毛衣特意露出里面黑色的鼓突突性感乳罩,下面是条棕色的紧身连裤天鹅绒袜子,茶色的及膝短裙把丰满的屁股包裹得妖娆动人,脚上是双黑色的半高腰的细高跟皮靴子。璐瑶对自己的这身打扮比较满意,也比较适合现在的天气穿着。
      由于只有我们两人在,而事态的发展又到了一个转折期,我拉着璐瑶坐在一起从来龙去脉开始慢慢给她讲解起在我脑海中盘旋了许多日子的「升龙计划」。
      「璐瑶,我们龙腾要发展,最缺的就是资本,那解决资本的最好方式是什么呢?那就是上市。」由于璐瑶对经营方面不是特别懂,所以我努力争取讲解得浅显易懂。「璐瑶你知道什么。龙腾的规模实在太小,根本达不到上市的要求,所以现在必须尽快扩大或者合併其他的企业。不过纵观江陵的药业企业里面,我们龙腾即使加上飞龙这块都算小弟弟,作为弱小的企业要合併强大的企业如同蛇吞像一样看起来几乎是在开玩笑。」
      璐瑶给我倒了杯水,用手托着餵我喝水,眉目传情中伴随的是种温柔和敬佩的目光,我知道自己现在在她心目中已经是言听计从的对像了,不禁有些暗自得意起来,心想这才是个开头,好戏还在后面呢。一边搂着她的腰用手摩弄着她白皙诱人的嫩大腿边想边接着说了下去。
      「其实,大和小,强和弱都是相对的,古来以弱制强、以少胜多的例子不胜枚举,我们龙腾如果能利用好自己的优势,同时有效发掘敌人的弱势,则完全有胜算的。」说着说着,我开始把璐瑶往正路上引导。「璐瑶我也不想和你绕弯子了,我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天龙药业。」
      我具体分析起来,天龙规模上虽然和龙腾比起来不可同日而语,并且天龙的老大张有福非常狡猾绝非一盏省油的灯,可是天龙是条生病的龙,浑身上下充满了许多的缺点,现在天龙业绩上止步不前、经营上逐渐陷入困境正很好地诠释了这一点。
      随着我的解释璐瑶慢慢开始回过味来,我的诱导也愈加露骨起来。「璐瑶,其实你是非常有实力也非常有魅力,同时对男性非常有杀伤力的女人,你身上有许多优点,如果你能把这些优点集中起来,把自己变成一根钉子,则可以挤进任何地方。」接着我终于抛出了我的杀手镧来:「还记得我给你说过的那句话吗?跟着我可以让你挣一百万,而这个机会就放在你的面前。」说到这里,璐瑶的眼睛在迷离中开始发亮起来……。
      「白秋,你该不是想让我变成一颗钉子,钉到张有福那里去吧?」璐瑶回过神来,用试探的语气问我。
      我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从烟盒里拿起一枝云烟,璐瑶很懂事地替我点上。美美吸了一口,吐了几个眼圈,似笑非笑地看着身边我心爱的姨太太,此时无声胜有声啊!
      璐瑶在一片沉寂中脸色忽明忽暗,内心似乎在作激烈的斗争,有贪念、有慾望,也有深情和迷茫,最后却显得似乎有些黯然伤神。「白秋,这辈子我是无缘做你的老婆了,有雯丽和潘莉这两个出色的女人在前面,我知道自己永远没有希望,所以早早就死了这条心。本来想的是踏踏实实地跟了你,永远做你的情妇也就心满意足了,唉,没想到还弄出今天这件事儿!」说到这里,她长长歎了口气。
      我见她的态度暧昧,便不由得硬起心肠来劝她几句:「璐瑶,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什么最重要?什么最靠得住?第一是钱,第二才是情。我周围这几个你是知道的,要么是干不下来的,要么是不能让她们去干的,所以我考虑再三,觉得还是只有你出面才有可能成功。」
      璐瑶低头想了想,摇摇头又点点头,自己也有些迷糊起来,是啊,不仅张有福厉害,哪个和自己一个姓氏的汪玉明(张有福现在的夫人)更是个厉害角色,像现在这么得宠的潘莉都是当初被他们两口子给赶出家门的,也似乎只有自己这样拥有丰富社会经验和对付男人手段的出马才有几分胜算,其他的即使去也是白搭。
      「璐瑶,只要你听我的,咱们携手努力,我敢保证我们能取得成功。只要天龙被我们顺利拿下,不要说一百万,你要天上的星星我都上赶着为你摘!」我换了种方法给璐瑶鼓劲,古话说无毒不丈夫,虽然我内心也没有十成的把握,但总要做出一付胸有成竹的样子,才显出自己是个人物,璐瑶也才会听我的。
      「白秋,我如果到张有福那里去了,免不了被他欺负糟蹋,那样你还爱我接受我吗?」璐瑶用很低的声音问我,内心充满矛盾,从这点看来她还真挺爱我在乎我的感受的。我在这个节骨眼上,当然不能洩气,看着璐瑶的眼睛带着深情说:「璐瑶,只要这件事儿办成了,你就是龙腾的第一功臣,什么不能给你啊!我当然会爱你,而且至少把你排到老三去呢!」虽然我的内心也充满了矛盾,但此时也顾不上儿女情长了。
      璐瑶最终还是没有马上答应我,而是要求给点时间考虑考虑,我点头同意了。我们接着闲谈了一阵子,由于有事儿烦心,也没有男女操练的心思了。当她听说虹媛和君红一起上街买衣服出了时,也按捺不住购物的慾望,软硬兼施拉我陪她上街去。我也觉得在房间里坐着的时候空气有些沉闷,于是同意了大家一起去购物散心。
      由于我生性不太喜欢去特别热闹拥挤的地方,便来到百盛百货,走进里面扫了几眼,发现到年底了虽也有一些人气,但和其他几家像大洋百货什么的比起来要清静多了。不过在这里,男男女女同来的不少。
      中央空调开得很足导致商场里很暖和,女人们不用考虑温度,当然就格外开始注重风度了。她们穿着新衣在试衣镜前,左瞧右看,有的还故意摆弄各种姿态,想是终于等来了机会,可以尽情显摆那被秋冬包裹起来的好身段。男人们大多站立在柜檯旁,眼睛交叉地打望着各个角落的风景,不消说是在等候女人说声满意后便付款,同时眼神也时不时出差考察,在身边流动的靓女艳妇胸脯脸蛋和屁股上一阵梭巡,特别是些打扮性感体态诱人的骚货一过去,回头率那真是奇高,暴露出天下男人都一个德行。
      「看什么呀?还不赶快过来?」自顾着东看西看和璐瑶刚走散,她却不知从哪个角落又突然钻了出来。「白秋,等你好久了。」「是吗,我刚上了趟洗手间,顺便抽支烟。」笑了笑我表示着心中的歉意,今天我似乎感觉到下午一席话后,我欠璐瑶的太多、歉意深重啊!
      「帮我把包拿好,看看我选的衣服如何?」璐瑶没理我的话,递来她的坤包,然后去了试衣间。不一会,璐瑶穿了一件亮光闪闪的貂皮大衣出来,向我招了招手:「衣服背后效果我看不到,帮我瞧瞧?」说后便转过身去。我这人除了女人的高跟鞋儿以外,对衣服(旗袍除外)没什么研究,最多也就看看布料、打工针脚什么的,让我鑒赏自然有些心虚,只是一个劲地说好。
      「真的吗?」璐瑶转过身来,露出满脸贵妇人般的得意笑容和令人不可逼视的美艳气质。我不得不惊异今天她所展现出来的魅力。旁边好些男人的眼光也偷偷溜了过来,若在以前我一定会生气,因为难保他们没有偷空意淫她,不过今天却心平气和,自己也说不上什么原因。
      「那我要了,你去柜檯开票。」璐瑶说完又去了试衣间。「这件我自己给钱,不要你出。」今天她俨然是个老闆,她说了算,真牛B啊!
      开完票我没听她的,逕直到收银台去刷了卡,现在的钱对我来说真的是个符号,毕竟每天都日进斗金,这么万把块钱的衣物买了也就买了。
      我回来时,发现璐瑶又换了一件小花袄,这时的她完全是一副乖巧的小媳妇模样,身上的玲珑曲线在紧身唐装的映衬下暴露无遗,让她显得更加性感迷人。此时我心里不免有些躁动,好在有了一定的免疫力,还达不到魂飘魄蕩的地步。
      「还可以吧?」璐瑶在我面前转了一圈,笑吟吟地向我扬起眉毛。「当然可以!」我点点头。除了这话,我想不起来该说些什么好。「那你开票去呀?」璐瑶显然还有再试的意思。
      我一连声地说好,心想,璐瑶你今天该不会是表演时装秀吧?难道要把这里的好衣服都一一试完?反正你愿意给钱就你给,你不愿意出我给你罩着,现在啊,最不缺的就是钱了呢。想到这里,自己又好笑起来。人家何曾要我伺候?反倒想伺候我啊!
      同样地交钱付款回来,璐瑶这次穿了条春秋大翻领PU黑色皮套裙出来,配上黑色的长靴子显得风情万种、美丽多姿,似乎充满了自信,又是另一种风韵。没等她开口问,我便说了声好,这是发自内心的,璐瑶穿着皮裙有着野性和性感的美丽。不过,我觉得她今晚还是买得够多的了,尤其是第一件上万的价格还是让我觉得多少有些过分。
      虽然我希望她就此打住。但女人高兴起来,好像什么都忘了。上帝嘛,到哪里都有这特权!不过很快我便由上帝变成脚夫,提着两包衣物,跟了璐瑶出来。
      「璐瑶,没事了吗?」见璐瑶像是要回家的样子,我连忙提醒她。「什么事?这不是事吗?平时难得回家一次,今年元旦我还是要回老家看看,同时老爷子马上五十大寿,我怎么也想回去尽点孝心吧?」
      「那是,那是。」我点着头,心想这是哪门子事啊?今天竟让我陪她试穿衣服?不过,免费观看一场时装表演,也算不虚此行。璐瑶想到未知的以后的日子,心里有些迷茫,又有些难受,轻声问我晚上是不是一起到避风塘去吃宵夜,我一听终于找到一个展示的机会了,连忙客气起来:「今晚的我正想请你吃宵夜呢,毕竟是你的老公,总要多陪陪你呀?」
      「老……公……?」璐瑶撇了我一眼,有点含着酸气儿冒了句:「你不珍惜自己的老婆,还算是人家的老公吗?」
      人生,有捨才有得,捨得之间品人生真味啊。为了天龙,似乎我真的决心要捨弃璐瑶了,不管是暂时的还是永久性的,但我心里真的捨得璐瑶这个活色生香、善解人意的大尤物吗?看着她深情而动人的大眼睛,我心里也开始有些迷茫起来。
      璐瑶见我这样,一甩头走到前面去了,看着她靓丽动人的背影,我赶紧提着东西追了上去,一边暗自摇头不已……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色中色board_色五月百度影音_色色男_中学教材现黄色网站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