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冰淫传 第七章 耽肉慾淫叔嫂小屋遭劫

    时间:2018-08-10 在老榕山下的小屋里,今夜的灯火特别地明亮,厅堂正中的供桌两侧,高高的燃起两支大红烛,使得现时屋里四个人的脸上彷彿都染上了一层喜气。
      骆冰的心情显得特别的好,这时正对着摊放在桌上的刺绣,一件件的把玩、欣赏着,不时的侧过脸去和面带仓皇的素云交谈。
      章进和续有财分据桌子的两侧,肆意地欣赏着眼前的美妇人,难掩心中的兴奋和得意。这时,两个男人交换了一个眼色之后,续有财说道:「章大哥,今日难得贵客临门,我有一瓶窖藏的竹叶青,无论如何请赏脸喝一杯。」
      章进笑呵呵的道:「老弟,不是我说,今天能请得动我嫂子,你真是祖上积德啊!酒还是其次,弟妹有什么压箱活,不妨都拿出来哄我嫂子开心,这才是最重要的。」
      「十弟,你别胡说!」骆冰转头白了章进一眼道。
      「是!是!是!素云啊,你就把你那些宝贝拿出来吧!『宝贝不现世』,跟废物有什么两样?……喔!对了,我还真应该给祖宗上柱香呢!」
      说着说着,续有财转身从供桌上仔细的拿起一柱香,点燃了插到香炉里,然后逕自转往内厅里去了。
      章进侧身捱到骆冰耳边,悄声的说道:「待会儿有好东西看喽!」同时一只手已按在她大腿根上来回的抚摸……
      骆冰急忙将他一把推开,满脸飞红道:「十弟,别胡闹!他们快出来了!」
      董素云娇羞的将桌上的小布包解开之后,头一直低低得不敢见人,骆冰大感好奇,信手拈起一件,是一条小小的白色丝帕,四角各绣着一个胖嘟嘟裸身的小男孩,作牵扯状,面目栩栩如生,神态各异,可爱极了!只是中间绣着奇怪的花纹图案,将巾面揪成圆形的突起,看不出是什么,不觉对着章进说道:「十弟,你看得出这是什么吗?」
      章进放下酒杯接手过来,也瞧不出个所以然。
      这时候,只听续有财得意的说道:「能识得出这玩意的,除了我之外,恐怕还找不出几个。你们知道川西这地方吧?在那里的山区有一个风俗很奇罕,就是新婚之夜新郎倌不能见到新娘子的落红,但是又必须要证明新娘是不是贞节的,于是就有所谓『探红』的仪式,由村长会同双方的父母,在前一天将这方『采贞帕』包裹在一根像阳具的木棍上,戳入新娘子的阴道,採取初夜的落红,然后在第二天的宴客仪式上传阅众亲友。你们看!就像这样……」
      只见这续有财早有準备,拿出一根桿面杖,一端已缠有棉绳,将布帕往上面一裹一套,棍端突起的部份,正好将布帕中间的花纹撑开,活脱脱就像男子的龟头,楞线分明,中间马眼位置则绣着一只微翻的小舌头,俏皮极了!
      这时候,屋里已是轻烟袅绕,檀香微闻,两个女人都感到双颊发烫,心思浮动,开始有点坐立不安的样子。
      章进翻动一下布包里的东西,怪叫道:「哇~~四嫂,你看!……乖乖!这玩意儿也绣得出?弟妹你是跟谁学的呀?」
      只见一幅幅都是春宫图,把个骆冰看得春心大动,绮思阵阵。突然,她被一件蝉翼似的薄纱所吸引,拿起来一看,原来是一件肚兜,整片纱面上精工绣着一幅「双龙擒凤」秘戏图,羞得她轻啐一声,赶紧丢开。
      章进拿起来,嘴里「啧啧」有声的道:「哇~~真是太美了!要是能看到哪个女人穿在身上,一定迷死人!」
      续有财接口道:「这还不简单!素云,你就穿起来让大伙儿瞧瞧,也许骆女侠看满意了,买你个几件呢?去!去!没什么好害臊的!」
      小妇人早已浑身酥软的倚在丈夫身上,一边的奶子不断的在他臂膀上磨蹭,闻言娇躯一扭,不依的道:「ㄣ~~那多丢人!这位少奶奶又漂亮、身段又好,我怎么敢在她面前献丑呢?」
      「喔~~喔~~那倒是!那么……这……这……」
      「弟妹!笨鸟先飞,还是你先来试试吧!我嫂子一定不落人后的。四嫂你说是吧?」
      骆冰此时正极力的压制心中蠢蠢欲动的慾念,她不明白,为什么现在不管看到什么,都会联想起男人粗大的阳茎;不管听到什么,又彷彿都有交媾的暗示。但是她知道自己的秘处早就春潮氾滥,湿透了底裤,全身愈来愈燥热难熬,直有脱光全身衣裳的冲动。
      但是理智告诉她──有两个初见面的陌生人在场,否则,她早就对着驼子纵体入怀、恣意承欢了。因此,当章进问她话时,只见她满脸晕红,贝齿紧咬着下唇,并未答腔。
      驼子看到义嫂苦苦忍受的样子,心中暗自冷笑道:「哼!小淫妇!我看你能忍到几时?」回头还想说些什么,只见这素云已让丈夫脱去上身衣服,正晃动着两个白白的奶子,半推半就的将肚兜繫上。
      续有财接着想拉下妻子的长裙,妇人只是娇笑的闪躲着,但立刻就被剥得精光,只剩下一袭紫色薄纱肚兜,轻笼在白嫩丰美的胴体上。接着她被推到骆冰跟前,此时的素云已逐渐进入肉慾的幻想世界,完全没有了平日的矜持,不但搔首弄姿的摆了几个姿态,一下把两个男人的慾火给勾了起来,还在丈夫从背后轻搂住她腰身时,摇动浑圆的屁股磨擦男人的阳根。
      章进站起来绕着俩夫妻转了一圈,嘴里「啧啧」的说道:「太美啦!真是太迷人了!啧!啧!四嫂,你真的应该试一试,除非……除非你对自己的身材没有信心。」
      骆冰本来就已经到了几乎不克自持的地步,经他这一刺激,心防就像决堤的洪水,一下冲得蕩然无存。只见她风情万种的站了起来,随手拿起一件罗纱,媚眼如丝的瞟了两个男人一眼,便轻摇慢摆的踱到窗边,那里堆放了几落大麻袋,鼓鼓的也不知装的是什么东西。
      骆冰背向众人,先将腰围解下,本欲打开前襟的手,略一迟疑,竟然移往腰腹,同时回眸一笑,缓缓将长裙解开抛在麻袋上,接着似乎有心挑逗般,一寸寸慢慢的将底裤卸到脚边。当她玉躯微俯时,白嫩的圆臀紧夹着丛毛掩护的秘唇,如惊鸿一瞥般闪现,只听得「嘓!嘓!」几声吞嚥口水的声音,骆冰不禁轻笑出声。
      她将上身衣物全部脱下后,嫩藕般的手臂轻轻举向脑后,繫着肚兜的带子,从腋下望去,犹可见到两团白白的乳肉在抖动着;接着一个转身,右腿自然的斜探向前,左手反插在腰上,薄纱底下完美无匹的胴体散发出引人冲动的魅惑……
      续有财在骆冰更衣时,两眼圆睁,眨也不眨,一颗心直跳得有如万马奔腾,两只手无意识的在娇妻身上抠摸抚弄,也不去理会妇人在怀中不停地翻滚挣扎。
      让心目中的女神在自己面前轻解罗裳,是他梦寐以求、筹划良久的事,现在看着那如粉雕玉琢般的动人胴体一丝不挂的袒露在眼前,白纱下耸然的丰乳,顶着两点樱红,直欲破衣而出,芳草萋萋的三角地带,乌黑细长的阴毛根根可数。
      他只感到口乾舌燥,肉棍隐隐作痛,沙哑着声音说道:「大哥,我不行了!我……我忍不住了!」说完一把抓过娇妻,让她趴伏在桌沿,褪下裤子,挺起阳具,一下就捅进她早已湿淋淋的肉洞里抽插起来……
      这素云早就饥渴的等待男人的肉棒,骚水已经流过了一波又一波,当火热的阳具一下子沖抵花心时,再也忍不住地浪叫出声:「喔……喔……亲汉子!插得……淫妇舒服死了……啊……嗯……嗯……哎唷……哎唷……我完了!啊……」
      另一边的章驼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几乎在同一时间冲向正缓步走来的义嫂,虎臂将她的纤腰搂的紧紧的,一口就咬住薄纱下的奶头,死劲的吸扯起来。
      「唉呀!痛死了!十弟,你轻点嘛!唔……嗯……好……好……喔……十弟……给我!给我!……嗯……我要……我要嘛!……」
      骆冰一边闭着眼睛享受着从乳房传来的阵阵快感,一边急切的解开章进的裤子,抓着肉棍不住的抚摸、套弄,嘴里已发出淫声浪语。
      章进一把抱起骆冰,将她放躺在桌上,举起她的双腿大大的分开,嘿嘿淫笑道:「四嫂,什么时候你的肉屄湿成这个样子了?」说完低下头去,对着淫汁四溢的嫩穴舔舐起来。
      他先将洞口的浪水吃得乾乾净净,然后再用舌尖顶开两片唇肉,在阴道缝上来回的撩括,还不时轻点肿凸的阴蒂,同时暗中伸手下去,在衣服口袋中一阵掏摸、逗留,接着就用两根手指在肉屄口上摸划几下之后,再缓缓的插入肉洞中抠弄掏挖……
      这时,本来就已情慾澎湃的骆冰,用力挺耸浑圆丰嫩的肥臀,配合章进的舔弄,浪水流个不停,似乎已将要攀上高潮的顶峰,却又差那么一点……子宫里的空虚感越来越盛,不由得发出似有若无的呻吟。
      终于,像男根一样粗糙的手指节插入阴户,骤然的充实,一下子将她推上高峰,全身一阵痉挛,「啊……」的一声长叫,屁股往上一顿,阴精潮涌而出,喷得驮子满手都是。
      而事前和章进已各偷偷服下丹丸的续有财,阳具比平日更胀大、坚硬,不过也没有往日敏感,虽然已将胯下的妻子肏出两次高潮,但是他的一颗心思和一双眼睛,一直停留在骆冰身上。心里的慾火和渴望越来越炽烈,瞪视着近在咫尺的诱人娇躯,看着她骚媚承欢的模样,再也忍耐不住,伸手便待摸向那雪白晃蕩的丰乳。
      突然听到驼子磔磔怪笑道:「续老弟,说好了只让你在一旁瞧着的,你可别忘了?」
      「ㄣ……十弟你好坏!原来你和别人串通好来看我笑话!」
      「嘿!嘿!好嫂子,你别生气,我今天一定让你尽情的享受我这根大鸡巴,让你洩到痛快为止,就当我给你陪不是!」
      「ㄣ……讨厌!……哼……哼……啊……那你还再……磨蹭什么?喔……喔……快!快!……快插进来吧!」
      续有财讪讪的将手缩了回来,面上闪过一丝阴狠之色,腰股同时用力,将肉棍往妻子的淫洞狠狠的狂抽猛插,彷彿要把满腔的怒火发洩出来,但是两个眼珠子,依然死死的紧盯在骆冰赤裸裸的胴体上。可怜的素云,看不见丈夫脸上的变化,反而舒服得「啊!啊!」直叫。
      章进一手扶着坚硬似铁的阳具,慢慢的在义嫂的淫穴肉缝上滑动,有时让龟头挤开两片唇肉,又复退出,刺激得骆冰蛇腰扭动,肥臀一下下的往上猛抬,追逐着若即若离的淫根。她也不时碰触到续有财色淫淫的目光,但是在媚香的作祟下,她的脑中已没有了礼教羞耻,只有男人的阳物,只想要尽快填补底下肉屄里的空虚。
      骆冰此时看到他无比神勇地干着妻子,使得妇人的浪叫声一声比一声高亢,不由羡慕得直想扑身过去,难过得一只手不断的挤压着自己的乳房,另一只斜伸向他,嘴里妮声的呻吟道:「喔!好人……你真行!来……来肏我吧!ㄣ……人家也想尝尝你的大鸡巴嘛!来嘛……」
      章驼子没有想到骆冰已饥渴若此,自己竟弄巧成拙,此时闻言妒恨攻心,粗长的肉棍一下子狠狠地捣入义嫂的淫屄深处,再将她拉起来贴身抱住,搂着她的腰转身往窗下走去,两脚交互踢出,将几落麻袋交错成尺多高的小床,再扯过几条散落在墙角的布绢,胡乱往上一铺,然后掐捧住义嫂肥嫩的丰臀,往上面重重的臼下去,接着便是一轮近百抽的狂插猛肏,嘴里恨恨的骂道:「死淫妇!这么贱!我肏死你!……我捣烂你的淫屄!」
      骆冰在洩身后,整个蜜穴更加敏感,章进的手指插进来时,从蜜唇一直到花心深处,都彷彿起了一阵火热的麻痒,对交合的渴望越来越强烈,偏偏驼子一直在阴门外挑逗着,恨得她银牙直咬,只好对着另外一个男人发出淫乱的呼声,因此,当火热坚硬的男根插入时,骆冰不由激动得高声浪叫起来。
      随着章进的走动,骆冰两手环抱在他颈项,修长丰盈的玉腿盘在他的腰间,使劲的挺甩肥臀,让肉棍不断的在蜜屄里吞吐出没,淫水顺着驼子的阴囊而下,流得整个大腿都是,接下来章进的一轮猛攻,只插得她两眼翻白,张着小嘴直喘气,发不出一点声音来,子宫强烈的收缩着,花心口子猛然一放,朝外喷出一股阴精,又来了高潮。
      章进感到龟头上被一股热流浇淋着,舒畅无比,知道骆冰已经洩了,便将肉棍紧抵着她的花心,享受着阴道璧一下下夹揉棍身的快感,同时玩弄着她肥白的嫩乳,让肉球在手掌下不断变换形状……
      慢慢的,他发现自己的手越来越无力,头也越来越重,但是神智却格外的清楚,大惊之下便想起身,无奈已是一丝力气也没有,只有胯下的淫根还是生气勃勃的深埋在义嫂的阴户里;不由惊怒交集的吼道:「死瘸子!你到底玩了什么花样?」
      续有财夫妇此时已将战场移到桌上,妇人已洩得没有了力气,一头秀髮散乱的垂到桌下,白嫩的娇躯四仰八叉地摊开,随着男人的抽插抖动着,嘴里喃喃的念道:「唔……唔……再插……再……插……嗯……我还要……还要……」
      续有财全神灌注的看着淫乱交媾中的叔嫂,下身机械性的抽动着,妻子的肉体,现在对他而言形同鸡肋,一听到章进出声大骂,不禁喜动颜色,「啵」的一声拔出肉棍,一瘸一瘸的走到骆冰身侧,嘿嘿冷笑道:
      「章大爷,我的好大哥!你也太过小家子气了,大家开心玩玩嘛!你偏要独食,我连老婆都赔上了,你却连你嫂子也不让我碰一下!是你不仁在先,别怪我不义,现在你看着吧!看我如何和你嫂子玩个三大件!」说完,将一根还冒着热气、沾满淫水的肉棍凑向骆冰嘴边……
      「四嫂,别……别吃!呜……好嫂子,不要哇!别吃他那根髒东西啊!」章进无力地趴在义嫂身上,看着骆冰将阳物含入口中,焦急得大吼。
      仍沉醉在高潮余韵中的骆冰,听到驼子的叫声,张开迷离的双眼,看见黑黝黝、热腾腾的一根阳具就在嘴边,便贪婪的偏过头去,津津有味的含舐、吸吮起来,还伸过一只手去把玩阴囊,同时含糊的应道:「为什么不吃?唔……唔……好吃啊!一点都不髒!唔……」
      续有财看着胯下的美妇人,居然像如获至宝般捧着自己的淫根吞吐、舔弄,「啾啾」有声,一时心情激动得无以复加,消退的慾火又熊熊烧起,龟头也变得敏感起来,直想一洩为快,于是依依不捨的将肉棍拔离骆冰的小嘴,逕自走来,想将驼子搬离骆冰的娇躯。
      哪知道骆冰已经进入了失神状态,只知道交欢的事,失去了口中的宝贝,转而寻求蜜穴里的肉棒,只见她雪白的玉腿交缠,屁股不断地挺耸,将章进夹得紧紧的,口中「咿咿呀呀」的叫道:「好人!你动呀!喔……亲丈夫你快动啊!快插我嘛!」
      终于,驼子被扯离骆冰的玉体,软软的倒在地上,只有胯下的肉棒仍然气昂昂的一柱擎天。
      当续瘸子还喘吁吁的坐在床边喘息时,骆冰已一把扑将过来,将他按倒后,直接跨坐到他身上,扶着他的阳具对準肉屄一屁股坐了下去,肥臀不住的起落摇摆,嘴里发出娇浪的呻吟……
      这时候的续有财,心满意足的仰躺着,看着垂涎已久的美娇娘在自己身上放浪地驰骋,胸前雪白的双丸弹跳有致,胯下两人紧密相接处,浓密的阴毛底下,两片肥厚的唇肉吞吐翻飞,潺潺的浪水好像流不完似的,带来「噗哧、噗哧」的声响,不由得心神激动起来,一手玩弄丰肥晃蕩的嫩奶,一手不住的在骆冰光滑细緻的腰臀上来回抚摸,两人沉浸在肉体的欢娱中,完全不理会在地上叫骂不休的驼子章进。
      骆冰凝脂般滑腻的肌肤上已汗水淋漓,全身泛起兴奋的绯红,一头秀髮披散开来,半遮住艳丽的娇容。
      此时她正专注地挺动着蛇腰,让雪白丰嫩的肥臀在瘸子的小腹上来回地用力磨擦,汗珠不断地从小巧的鼻尖上滴下。两人的性器密接在一起,粗大的男根深深的插在肉屄深处,时而带出乳白色、已成泡沫状的淫汁,肿胀突出的阴蒂亲吻着粗糙的阴毛,不时引发快乐的颤抖……
      她像一头母豹般正主宰着身下的男人,强迫的(也大受欢迎的)将一边的奶子硬塞进他嘴里,阴道肉壁更不断的在挤压着入侵者……
      续有财完全料想不到──这个外表端庄典雅的美妇人,在床第上是如此的放浪、淫蕩。那悠长连绵的娇喘呻吟,让人心旌动摇,难以自持;柔若无骨的娇躯丰腴细嫩,饱满肥凸的桃源洞穴,紧窄温滑;深入花心的淫根,好似寒冬里泡温泉,舒爽得不得了,但同时也使得向来可以让他连御数女的「霸王不倒丹」好像渐渐的失去效用,龟头上已开始有了酸麻的感觉。
      「不行!今天一定要肏她个痛快!非得让她死心塌地不可!」
      念头一转,奋力的将骆冰翻压在下面,拔出肉屌,一颠一跛的跑到桌边,在地上的衣物堆中一阵摸索,喜孜孜的拿起一样东西放进酒杯中浸泡。
      「ㄣ?亲哥哥!别走嘛!……我还要!我还要!你快点来嘛!……喔!……痒死人了!」突然的空虚,让骆冰难过得叫了起来。
      「嘿!嘿!小乖乖!你再忍耐一会,爷等下就来,有的你舒服的!」
      这时候,不知何时昏睡过去的素云被吵醒了,迷迷糊糊的向丈夫举开双臂,续有财也不去理会,拿出酒杯里的东西,专注的将它套在肉棒上。
      可怜的章驼子,早就骂得声嘶力竭,看到瘸子得意洋洋的挺着肉屌走回来,不禁又沙哑着声音大骂道:「你这贼胚子!快把大爷放了!我可以饶你不死,否则……」
      「啧!啧!章大爷!不是我不放你啊!只是你喝了我的『罗汉鬆骨酒』,非得有两个时辰之后才能恢复,嘿!嘿!只怕到时你那命根子早就爆开了,你等着作太监吧!哈!哈!……唔?美人儿!你等不及啦?」
      「哎呀!亲汉子!你这上面是什么东西?吓死人了!」骆冰在男人回来时,已迫不及待的扑了过去,一把抓住肉屌,只觉入手毛茸茸的,不由惊呼出声。
      「嘿嘿!小心肝,这东西叫『西门刺莲如意袋』,乃是用羊肠内膜作的(类似今天的保险套),要贴上外面这些鬃毛得花半年功夫呢!来吧!我的小淫妇潘金莲,西门庆要回家喽!」
      续有财分开了骆冰丰腴的大腿,露出湿淋淋的淫屄,将肉棍在阴缝上稍一滑动,就把龟头缓缓挤开胀肿的阴唇,陷入紧窄粘滑的阴道里去,然后突然加快速度,捣了个尽根而没,接着就一下一下的抽动起来……
      骆冰微仰着上半身,看着男人的阳具在自己的肉洞里进出,正反交错的鬃毛来回地刷着花径上的嫩肉,激动得全身发出波浪似的颤抖。已经敏感非常的蜜穴深处,也起了高潮前的痉挛,忍不住向前搂紧男人的屁股,用力的朝阴户挤压,肥臀向上猛挺,龟头前的一撮短鬃,不断地戳刺着花心。
      终于,在长长的一声歎息之后,子宫里喷出大量的阴精,人也跟着昏死了过去。
      续有财满意的看着胯下一动也不动的美妇人,两手在她诱人的胴体上来回的抚摸,心里充满了征服后的快感……
      突然听到章进骂道:「滚开!小贱人!你别来碰我!老子就是死了,也不想再肏你的臭屄,你这个和畜生睡过的贼淫妇!」
      原来,这董素云醒来后,虽然身子酸软,但是交媾的慾望还很强烈,便挣扎着爬了过来,看丈夫正忙着,无暇理她,而驼子高挺着阳具躺在地上,欢呼一声之后,立刻跨上去,将它导入春穴,自得其乐起来。
      可怜的章驼子,威风一世,几曾如此狼狈过?不但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义嫂被一个残废的小人物肆意姦淫,自己也难逃被作弄的命运,怎不叫他痛心疾首,悔不当初?
      续瘸子听到章进如此的辱骂爱妻,不由心里一阵绞痛,眼珠子一转,恶向胆边生,吃力地将骆冰的娇躯翻趴在小床上,让两条玉腿垂跪在地上,丰臀高高的翘起,因为长时间的交合,使得两瓣阴唇肉还来不及合拢,打开成一个圆圆的小洞,粉红色的阴道肉膜清晰可见。
      接着他出去将后院里的大公猪来喜赶了进来,然后恶狠狠的对着章进说道:「死驼子!我就让你亲眼瞧瞧这畜生如何的肏你嫂子,也让你回忆一下,当日你是如何奸辱我老婆的;本来你若好言相求,我还想事后给你们服下我秘藏的『欢乐失心散』从此大伙儿一家亲,哼!谁知你不识好歹,现在你仔细看着吧!」
      章进此时是心胆俱裂,傲气全消,颤声的哀求道:「续老弟!是我想岔了!我错了!求你别再计较,你不是想练那『藏精归元御女心法』吗?我教你!我教你!以后我们和我嫂子一起练!你快把那畜生赶出去吧!」
      续有财并不理他,逕自走到小床的另一侧,轻轻的抚摸骆冰光滑的背脊,眼中闪耀着野兽般兴奋的光茫……
      这来喜进屋后,先围着素云打转,看她不理自己,就四处闻闻嗅嗅,很快的它就发现了骆冰,一声猪嚎之后,便扑搭上去,长长的肉鞭子没两下子挺拱,就插进了骆冰的嫩穴里去,一下下的耸动起来。
      骆冰被这些个动作弄醒了,只感到背上重重的,有一物压着,热呼呼、毛刺刺,骚痒不堪,不觉惊呼出声:「唉哟!是什么东西?压死我了!」
      「嘿!嘿!小心肝!没什么!让你尝点新鲜的。来,乖乖的,先将哥哥的鸡巴含一含!」
      续有财拉着骆冰的一只玉臂,抬起她下巴,一把扯下肉棍上的套子,就往她小嘴里塞了进去。
      骆冰一边舔弄、吞吐着粗硬的男根,一边努力地想扭过头去,这时,只感到花心口子似乎有东西不断的在点啄着,渐渐地自己的花心也张开小口与对方追逐相亲,好像一对接吻中的小恋人。然后就如同舌头钻入口中一般,那玩意儿一下子就灵巧地穿过子宫颈,戳到花心深处,那股子酸、麻、酥、痒,只乐得她两腿直抖,吐出口中的阳物,「哎哟!哎哟!」的浪叫起来。
      此时她已看清了背上的畜生,下意识的就想挣脱,无奈那前所未有的奇妙快感却让她依依难捨,又被瘸子拉住了手,于是一边要含吮肉屌,一边又忍不住快感,于是呼叫的声浪就变得时高时低、时断时续,最后只见她「啊~~」的一声长叫,两手死死的紧握住男根,全身肌肉紧绷、颤抖,嘴里不停的喊着:
      「唉呀!猪丈夫!你……你干死……我了……嗯~~嗯~~真舒服!啊~~啊~~哎哟!戳死我了!……喔~~喔~~好胀!好胀!猪哥哥!你射的……真多……哦~~哦~~我不行了!啊~~」
      来喜在经过一阵的冲刺之后,肉茎前段的螺旋体,像钻子一样旋转着穿过子宫颈,在骆冰的花房里喷洒出又多又浓的猪精,将子宫灌得满满的。骆冰跟着也洩出一大股阴精,与它交混在一起,小腹不停地起伏着,畅快得无以复加……
      纵横花场多年的续瘸子,何曾看过人兽交媾的淫戏,更何况又是梦中的女神活生生的在自己面前演出,只觉得口乾舌燥、心跳加速。
      骆冰嘴里那有一下、没一下的吞吮,已满足不了胀硬发痛的肉屌,尤其当她高潮那一刻,死命的一握,几乎将血管都捏爆了,所以,也不知是从那里来的力气,只见他用力一扯,就将骆冰提了上来,让她仰躺在床上,然后飞身扑上,提起肉棍一下就刺入淫水、精液外流的浪穴里,屁股耸动得就像鼓风炉一样,带出一股股黄白色的混合物,飞溅得两人腿股下面一片狼藉。
      这一阵子的狂插猛捣,直肏得骆冰双乳晃蕩、媚肉翻腾,美目往上一翻,又再次的爽死过去。
      续有财经过这一轮剧烈的运动,虚弱的身子也感到一阵晕眩,眼冒金星,正想趴伏在骆冰的肉体上稍事休息时,突然,胯下的淫洞起了变化──两片小阴唇肉,不知何时像出壳的蜗牛般紧紧地吸附在肉棍上,不停地蠕动吸吮;深埋在蜜屄里的棍身,受到阴道壁粘滑的嫩肉,层层包围、挤压,而龟头上,更好像有一张温热的小嘴,凑着马眼深深的吮吻着。
      已经到爆发极限的淫根再也忍耐不住,一阵酸麻直透脑际,龟头猛然暴胀,浓稠的阳精飙射而出,一股接着一股,好像去了阀门的水喉,不停的喷洒着……直射得阴囊抽痛、痉挛。
      此时续有财的脸色,由开始时舒爽的红润,继而灰白,接着转为惊恐中的青黑色,他慌乱的想要起身抽出阳物,奈何此时已是手足酸软,眼前灰朦朦一片,越来越亮……越来越亮……然后,倏地一黑!
      只见他张大了嘴,却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缓缓的倒在骆冰丰满的胴体上,手脚偶而抽搐两下,接着就寂然不动了……
      此时,没有人知道骆冰淫乱的宝屄正在默默的工作着,花心贪婪地吸吮着射入的阳精,子宫颈像被疏导过的水管,畅通无比,不再如往日般的艰涩,然而,那一大泡的猪的精元,到底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那只有老天知道了!
           ※   ※   ※   ※   ※
      轻烟,不知从何时起已消散无蹤,案上的红烛仍在燃烧着,床下的两人──素云无力的趴伏在章进胯下,娇靥枕在他大腿根,嘴里还半含着他的囊袋,却任由口水不停的滴下……
      驼子静静的躺着,虎目里充满了泪水,软弱的像个小孩,只有那膨胀热挺的阳具,还像怒目金刚一样,虎虎有威,而且脸色好像越来越红了……
      一时间,小屋里静悄悄的,只有享尽艳福后的来喜,不时从桌下传来满足的鼾声……
           ※   ※   ※   ※   ※
      初秋的夜晚,月高气爽,每个人都从闷热的屋子里走了出来,小镇上人声鼎沸,游人如鮿。
      「奔雷手」和余鱼同两兄弟,并肩朝着另一条街上的『太白居』酒楼行去,途经『怡春院』时,只见得人头钻动,看热闹的、打情骂俏的、卖东西的……将小街挤得寸步难行,两人自然的被挤了个一前一后。
      文泰来正慢慢的往前挤时,身边一个暧昧的声音道:「大爷!男女都有效的『媚香散』要不要?算你……」
      文泰来虎目一瞪,吓得那人把后面的话吞了回去,一缩身就……突然肩头一紧,又被拽了过去,只见「奔雷手」抬头看了义弟的背影一眼,低头和那人说了起来……
      这「太白居」楼高三层,因为已经过了用餐的尖峰时间,顶楼只疏落的坐着几桌人,两人挑了个靠窗的座头坐下,随意的要了几样菜、两壶酒。
      文泰来连饮三杯之后,舒了一口气,说道:「十四弟!很久没有听到你吹笛了,是不是心里有事?」
      「四哥!你太多心了!能有什么事?」
      「唉!十四弟!你每天青巾蒙面,谁也看不出你在想些什么?但是哥哥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唉!若不是为了我……」
      「四哥!你别再说了!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换成你是我的立场你也会这么做的。来!来!来!别尽说些以前的事,我们喝酒!」
      经过一阵子沉默之后,文泰来又猛灌了几杯,彷彿下了决心一般,紧盯着余鱼同问道:「十四弟!你觉得你四嫂如何?」
      「金笛秀才」蒙面的青巾一阵抖动,之后说道:「四哥!好端端的,怎么突然提起四嫂来了?大家都知道,四嫂端静贤淑,对四哥又是一往情深,会里每个人都祝福你们白头偕老呢!」
      「十四弟!我……唉!你……你……唉!这叫我怎么说呢?老十四!你对我的大恩……」
      「四哥!别再说下去了!我们兄弟义气为先,以前……以前做兄弟的若是有什么对不住的事,四哥你大量!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唉呀!不是的!十四弟!我……我……我……」
      「我们喝酒吧!四哥你邀我出来不是要喝酒吗?来!今天我们不醉不归!」
      唉~~「义字当头」,红花会的两条好汉终于喝得酩酊大醉,不省人事,谁管他以后还会发生什么样的事呢?……
           ※   ※   ※   ※   ※
      感歎一言:
      「换马驿」的部份终于告一个小段落了,本来是个小章节,没想到写出一大篇废话来,若是按照我的构思,恐怕要近百章才写得完全部的故事,真怕力有未逮啊!
      总之,希望支持的网友们──你们鼓励,我卖力。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色中色board_色五月百度影音_色色男_中学教材现黄色网站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