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40章

    时间:2018-07-12 他把所有的希望放在韩冰虹为首的合议庭精英身上,事实表明,他没有看错人!
      通海国投破产案的胜利审结主要得益于韩冰虹创造性的开展工作,她敢于打破常规,率先採用国际上通行的做法,以保护债权人权益为出发点,不等不拖,勇于探索,全身心投入审判实践中,务实的工作态度和作风取得了纍纍硕果,为案件的进展争取了大量时间,只用了二年便成功审结,而国际一般须要四到五年时间。
      「我们的法官在破产案审理中创造性地开展工作,为最高法院制定破产法的最新司法解释和破产法的修订提供了鲜活的经验。这是这件案不同于其它案的最大成就,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高院法官们的劳动为中国市场经济条件下,法院审理超大型破产案件起到了『实验场』的作用,它开创了一条先河,我为我们辛勤的法官骄傲,谢谢……」郭柏龄合上讲稿,抬眼看着台下的无数眼睛。
      会场再次响起热烈的掌声,这是对人民法官的最高肯定。
      韩冰虹眼里闪动着激动的泪花,无悔的付出终于换来了认可和讚扬,这是一个法律工作者最心慰的时刻!
      会场上的气氛十分热烈,主席台上的领导一个个发言。
      林清蘅作为最高人民法院的代表也作了讲话,高度地评价了这起超级破产大案的审结,她特别对其中几个技术性的问题进行了归结,那是韩冰虹在此案的审理过程中充分发挥主观性,用过人的智慧首创的审理方法,它是这起案最终顺利审结的关键所在。
      「下面我们请这件案的首席法官韩冰虹同志上台讲话!大家欢迎……」
      扬声器里传出的话音在大礼堂里迴荡。
      身后的掌声象浪一样涌上来。
      冰虹从坐位上站起来,整理了一下衣服,迈开矫健的步子走上台。
      每迈出一步大腿就有一阵凉意,空气在没有内裤的大腿间流动着,这是一种让人无法忽略的事情。
      更令她感到不安的是从那个地方传来熟悉的骚痒。
      「可恶!怎么会这样啊……」韩冰虹一阵不安,突然她想到了下车前赖文昌往她那里抠了一下,一定是他做了手脚。
      「卑鄙……」韩冰虹暗骂,人站到演讲台前,面对着几百对眼睛,身后是主席位的高官。
      她强忍着下体的骚闷,面带微笑以最好的形象面对人群。
      观众席上一阵骚动,可以看到人们在交头议论。显然韩冰虹的美貌让他们歎服,通海大案中韩冰虹声名远扬,司法界中很多人都知道她的芳名,只是没有见过面。
      韩冰虹轻轻清了一下嗓子,对着话筒:「各位领导,同志,大家好,通海国际信託投资公司破产案经过两年的审理,在省委省政府的支持下,依靠省高院全体人员的智慧和劳动,今天终于完满结案了。
      作为参与此案的成员,我谨以个人名义,对支持过我的人表示衷心感谢,对信任我的领导表示感谢,在这里我要向大家说明,通海案的最终完结是省高院全体法官们共同付出的成果,我只是其中的一份子。
      这件案从一开始就牵动着很多人的心,由于没有先例可循,国投破产系列案正式进入审理程序后,如何建立一个公正而又高效的审理模式,就成为审理好案件的关键。
      我们从实际情况出发,吸收了国外同行的先进经验,参照国际惯例,聘请了国际知名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财务清算,在最高法院的指导下,创造性地将审理格局定为以点带面,全面并进,从面有效地解决了债权分散的问题。」
      「啊……不好……」韩冰虹一边讲话下体里的淫水却在渗出,这让她窘迫万分却又无可奈可,这个时候可不能出洋相,只有撑下去了。
      「我们首创的债权人主席委员会制度,最大程度地提高了破产清算工作的透明度,维护了债权人利益;在这件案的背后有办案人员巨大的付出,如果没有他们的任劳任怨和耐心细緻的工作,就没有今天的成绩。」韩冰虹继续着。
      「我们的法官们以高度的工作热情保证了案件的审理进度,在工作和家庭的关係上,所有的办案人员都将工作放在了首位,两年来,所有人都记不清楚加了多少班。
      有位审判人员,据我所知加班到凌晨三四点,草草休息一下,就投入第二天的工作,有时还要赶早班飞机去最高法院汇报。正是他们忘我的工作,无悔的付出,换来了债权人的高度评价,让他们看到了中国司制度的优势和高效率。
      风雨过后是阳光,我们有理由相信,国投破产案的成功审结,必将使法制经济、信用经济的理念越来越深入人们的观念中。而有了法制保障的经济建设,也必将使我们的改革开放大业走向更加辉煌灿烂的明天。」
      女法官措词抑扬顿挫,把讲话推向高潮。
      会场上又一次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每个人都为美丽的女法官的魅力倾倒。
      没有人知道此时一条条淫水顺着女法官的大腿流下,渗入丝袜里。
      大会最后对有功的人员进行了颁奖。
      好不容易捱到了散会,韩冰虹的私处已是淫水氾滥。
      她感到自己越来越不像一个法官了。
      ************
      散会后,韩冰虹有意躲开高洁她们,像做了亏心事的小孩快步逃出会场。
      回到赖文昌的车上,韩冰虹终于出了口气,总算没有出洋相。
      套裙下没有内裤,三角区里一片泥泞,恼人的骚痒让她面红耳热,狼狈不堪。
      赖文昌在会场外等了足足三个小时。
      「忍不住了是吧……」男人坏笑道,一边启动小车。
      韩冰虹没有理他,这个男人真是阴损。
      「没穿内裤在那么多人面前演讲,是一种什么感觉呢,韩法官?」男人故意地问。
      韩冰虹没好气地扭开头。
      「快送我回去……」
      「不忙,我定了一个午餐给你庆祝一下……」男人边开车边说。
      小车开往市区外风景怡人的温泉山庄。
      停在远处的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冒出一缕黑烟,远远地跟了上去。
      赖文昌浑然不觉。
      温泉山庄是出名的风景名胜区,绿树环抱,山青水秀,是旅游,休闲,渡假的好地方。
      韩冰虹用纸巾拭着大腿上的水迹,对男人的安排不置可否,这些日子以来她已经习惯了由这个男人安排自己的一切。
      「看你的样子好像已受不了了,要不要我临时给你打一炮,给你解解馋…」
      男人发觉身边的女法官坐立不安,下流地说。
      韩冰虹脸上一热,低着头自顾整理裙子。
      「今天是你名成利就的大好日子,我準备了一样礼物给你,打开看看吧…」
      男人从一边取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想不到这个粗鄙的男人也会玩弄这种手段,但收礼物对一个女人来说总是一件愉快的事,韩冰虹也不例外。
      韩冰虹像个初尝爱情甜蜜的女人,缓缓地解着彩色的绸带,想来作为丈夫的郑云天也不知都久没有给自己送过礼物了。
      「会是什么东西呢?」女法官怀着好奇的心情。
      赖文昌侧目看了一眼美貌的大法官,这个女人真是世间少有的尤物。
      韩冰虹拆开纸盒一看,脸上腾地升起一抹红霞。
      原来映入眼睑的是一根仿真男性阳具,是供女性自慰用的那种。
      「我不要这种东西……」韩冰虹羞得扭开头,手上却仍然抓着那个盒子。
      「嘿嘿…是不是有点眼熟呢?告诉你,这是完全根据我的尺寸倒模做成的,像你现在这种情况就最适合用了……」男人邪笑着。
      看到美丽动人的女法官羞态可掬的样子,男人心神一蕩,把车子开入路边的一片树林里。
      赖文昌熄了油门,身体挨近女法官,取出盒中那根面目狰狞的大阳具。
      「会不会用啊?我来教你……」赖文昌把假阳具放到女法官成前,按下手柄上的开关,只见那根大家伙马上「嗡嗡」地扭动起来,极端淫秽。
      韩冰虹羞红了脸不住地往后躲,那家伙像有人性一般越发扭得得意了。
      赖文昌压到女法官身上,嘴凑在女人的耳边细细地挑逗:「你以后把这根宝贝放在手提包里,上班时有须要了就拿出来用,知道吗……」
      「不……我不用……的……」韩冰虹窘得满面涨红,一个端庄正派的女人怎么可以用这种下流的东西,太丢人了。
      「还会害羞啊……你看你下边都湿成什么样子了……嗯?」
      男人的热气不断呼在女法官的耳畔,极尽下流地挑逗女法官。
      「不是……不是的……」韩冰虹浑身酥软,无力地喘着气,被男人这样说破的确是很羞人的事。
      「嘿嘿……还是想要我的真家伙吧……」男人用假阳具顶女法官胸前饱满的乳峰。
      「啊……别……别说了……」高贵美丽的大法官身子歪倒到车门上,已避无可避。
      赖文昌从半开的领口窥到又白又深的乳沟,便把假阳具插了进去,并解开了制服的扣子。
      「嗯……」
      赖文昌抛开乳罩,用假阳具顶那洁白饱满的乳房。
      就在这时奇迹出现了,只见一些白色乳汁从黑黑的乳头溢了出来。
      这是韩冰虹的初乳!
      女法官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来奶水,真是羞得要死。
      男人兴奋地扒下女法官的上衣,一口含住奶头,手上用力一挤,一股新鲜的人乳溢入口中。
      「啊……」口感真好!
      赖文昌乾脆把车前排的座椅放下来,两人坐的地方就变成了一张小型双人床。
      韩冰虹看到男人像婴儿一样吸吮自己的奶水,羞得无地自容,奶水从乳房里被吸出去的感觉是那么奇怪,当年亮亮是用奶粉哺育,她完全没有哺乳的经验,想不到做为母亲最神圣的初乳被这个男人得到了。
      赖文昌埋在女法官的胸乳里,大手不断地挤捏洁白的乳房,左右开弓,贪婪地吸食纯洁的母乳。
      「不要啊……羞死人了……」韩冰虹的奶水被源源不断地吸出去。
      「唔……好鲜……」男人舔着嘴唇。
      突然赖文昌坐了起来,三下五除二地解下裤子,然后跨到女法官的胸脯上,用那对洁白的大奶夹住自己的肉棒前后抽送起来。
      感受着滑腻细嫩的乳房,肉棒在乳肉形成的隧道里出没。
      乳汁还在不停地溢出,滋润着乳沟里火热的阳具。
      男人抓起女法官的手,逼她从两边向中间压紧乳房。
      「啊……可厌……这样的事情……」
      肉棒在波涛汹涌的乳浪中穿插着,越来越粗,越来越长,龟头已经能顶到女法官的下巴了。
      「从现在起,一直到五十岁,都是你的哺乳期,知道吗?」男人前后摆动粗腰,下体整个压到女法官的乳房上。
      「不……不要这样……」听到男人的胡言乱语,韩冰虹无力地抗议。
      白色的乳汁汩汩而出,流满了女法官的胸膛。
      车内春色无边,而车外,远处,一双眼睛正透过望远镜窥视着这一幕。
      深遂的眼瞳里燃烧着仇恨的火焰。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色中色board_色五月百度影音_色色男_中学教材现黄色网站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