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出学校宿舍

    时间:2018-07-09 找到这间公寓实在是很运气的一件事,打主意搬出学校宿舍的时候,还特别向学长们问了这一代套房出租的情形,大家都以为现在还没出租出去的套房若不是环境不好、就是价码太高,能找到我合意的实在不太可能。
    但是,男生宿舍实在有不方便的地方,要和小芸约会晚一点也没办法,也不好意思在大家的面前和她情话绵绵地——实在有点肉麻!况且,追她的人实在很多,同寝的王大炮就是一个;他,180 公分的身高,加上 85 公斤的体型,被学校的橄榄球队视为最佳新秀,经常在大家面前宣扬他高中时代的『丰功伟业』, 和他一起『玩』过的女孩『没有十个也有一打』,她们一致都认为他实在是『大炮』一支!此故、得名! 说真的!他真是最大的敌手,像他那样的身材,浓眉、大眼、坚挺的鼻子……,不说啦!反正酷酷的就是啦!滔滔辩才也是第一流的!嗳!我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打败他!
    不过,每每想起小芸甜美开朗的笑,我就一股英雄气概,要把她佔为己有--至少不能让她变成王大炮的砲灰!第一步,就是要搬离宿舍:这样就可以不让王大炮知道我的战术,我暗他明对我的情势才是最有利的。
    找了三天,看过不下十间房间,果然如学长们说的,不是太贵、就是环境太糟!家里并不支持我住外面,所以,经费不多,要是找得太贵,还得自己掏腰包、甚至去打工的话,追小芸的经费、时间不是更少了吗?想想真是灰心!正打算结束今天的探查,又发现有一张新的分租启事:公寓,尚有一房分租。
    我真是急了,想想也是机会,虽然累了也再问问吧!喂!找哪位?是个年轻女孩的声音。您好!我看了单子,有房间分租是吗?我细声、斯文地问她。对啊!不过!我们这里只租女生耶!喔!我失望地叹了一声,对不起!你们的单子上没特别注明,所以,不好意思,打扰你了!哪里!哪里!是我们不好忘记写了!听她这么亲切的声音,突然心里一阵难过,似乎这几天的辛苦意味着小芸的远离一样,我淡淡地说:没关係啦!我找了好几天,都找不到,失望也不是第一次了!谢谢妳啦!再见!我才正要挂电话,她突然喊了一声,等一下!怎么了?请等一下喔!也没等我说什么,她就按上一段电子音乐让我听了,想想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就等等看吧!
    过了一下子,多投了三块铜板,她才拿起电话跟我说:你现在要不要来看看房子?我被搞糊涂了说,不是只租给女生吗?是啦!不过你来看看,喜欢的话可以商量看看!真的呀?我心想那不是要住进女人窝里啦!不管,找了这么久了,看看也不会少一块肉;况且,她娇嗲的声音也让我想看看她。
    因此,按照她给的地址,我马上找上门去了!转进几条巷内才找到,算偏僻的,这几天这一代的住址都要给我翻过来了,这里还是不好找。在五楼,没电梯的旧公寓大楼,里面能有多好?大概又和我之前看的那些差不多吧!我这么想着!应门的女孩,是她吧、声音很像,穿着不知是哪一间专科的制服,长髮及肩,眼睛亮亮、大大,嘴小小的,脸圆圆的,长得还挺可爱的。她带我看看房子,我在她背后偷偷看她裙下的小腿,细白是第一个感觉,比小 芸的小腿还细一些、白一些,真是令人垂涎。
    这层公寓是她们家自己在顶楼加盖的,所以格局和其他层楼不一样,而且总坪数也是其他层楼的两倍大;一间套房、两间雅房,外围有一边大阳台,空的雅房和套房各有一面窗在阳台这边,从这扇窗看出去是一大片的都市夜景、很漂亮(小芸会喜欢吧!)。
    房子很乾净,房间又大,说实在的我实在很喜欢,又有这么可爱的栋友,可是应该很贵吧?我正想问她,就看她突然在窗前蹲下身来,也不知在床底下摸什么?随着看她的动作的角度,我却发现可以看得见她的衣领里的内衣,不知有多大,至少胸罩堆上来是可观的两团。
    看得入神,却突然发现窗外阳台站了个人对我笑,我一惊,马上回过眼神来看;这一看又吓了一跳,怎么她不是蹲着吗?怎么跑窗外去了?看看她,确实还蹲着呀?我真是吓傻了,呆呆地愣着舌头说不出话来。
    窗外那个笑了起来,蹲着那个也笑出来了!吓一跳吧!我们是双胞胎,她是我姊姊。听她这么说,我看看窗外的那位,果然,不太一样,短髮,其他都很像。
    姊姊笑着绕过客厅走过来,灯光下看清楚了,比妹妹少了点灵动活泼,却比妹妹多了点成熟娇媚,不过,还真是非常相像!就这样,我通过了面试,被她们录取了;还好她们降低我的房租,不过条件是我必须负责家里所有的清洁打扫工作,包括她俩姊妹那间套房里的那间浴厕。
    后来,她们才告诉我,会出租给我是因为好奇,没有和男生一起住过,而且她们觉得我还长得满斯文的,才会冒险出租;我想这两个千金大小姐大概是缺个佣人帮她们打理日常生活的杂物吧!对了!另一间雅房住的是一位我同校的学姐,大三,夜间部的,有时候下课后还得打工,回来都两点了;至于,她会不会反对我进来住呀?她们说:反对也没用呀!我们是房东耶!瞧!这两个霸道的!不管,反正我是高高兴兴地回宿舍收拾行李去了!今晚就会先搬一点过来,因为我怕她们临时变卦了。
    其实,那么中意那里还有一个理由,除了这一对可爱的姊妹花以外,阳台上还有几件蕾丝的胸罩、萤光绿的一件、两件粉红的, size 颇大,看来不会是她俩姊妹的,应该是那位学姐的;可是她会不会是个胖妞呢?不会!因为,旁边还有几件小蕾丝内裤,看起来和胸罩是同一系列的,所以,我实在非常渴望见见她!找不到小芸,大概又和哪个男生出去了吧!追她的实在太多了,倒是,我心里却没有那么难过了,大概有点兴奋过头了吧!还好东西不是很多,载了两袋子衣服、一袋子书和杂物,还有一大包棉被,走了两趟就搬完了,她们惊讶我的快速,我只说我本来就急着搬了!妹妹却笑着说:还是要和女孩子住太兴奋了?我不好意思地不知怎么办?赶忙又出来,宿舍还有一把我新买的电吉他呢!回宿舍一会儿,室友们终于回来了,本来要向他们炫耀我新搬的地方有多好,但看他们和王大炮在一起,我就闭嘴了。
    他们看我在,一个个都笑起来了,笑什么?你们去哪里了?都十点了才回来!王大炮说:我们和小芸那寝的一起去寝聚啦!好啊!原来这样的事你们都不通知我,我看你们一个个都给王大炮收买了,心里一 股火烧着,还是缅嘴笑着问他们说:好玩吧?好玩!不好玩也不会这么晚回来了!听王大炮淩人的口气,想想我问得还真是白癡耶!二话不说我提着吉他就要出去了,王大炮还精明勒,发现我的东西不见了,还问了我一句:你去哪里呀?边出门口,边说:我搬出去了!不理他们,不让他们知道我住的地方也好,免得他们来吵我。开了门进来,客厅坐着一位长髮女生,我没见过的;她看见我进来,还不等我和她打招呼就对我说:你就是新搬进来的吧?对!我有点警张,答不太出来;她倒是非常友善的笑了笑说:欢迎!我们以后就是邻居了,要好好相处喔!我喜欢这里像家一样的感觉,欢迎你成为这个家的一份子!这样的开场白让我好高兴,刚才的郁闷一下子全不见了。
    谢谢!谢谢!我的回答还是矬毙了!喔!你会弹吉他呀?一点点啦!不要谦虚啦!我今天要帮人代班,现在要去上班了,回来再跟你聊吧!再见!我喜欢这个学姐!看来我会很愉快唷!这时才想到那对双胞胎呢?水声,在洗澡吧!另一个呢?算了!先整理一下东西吧!走进房间却听到女孩的笑闹声传来,有点好奇地再绕过客厅到阳台上,偷偷看看哪来的笑闹声!又是另一个惊喜!我看见套房里的浴室门是开着的,长髮及肩的女孩背对着门正要将身上的泡沫沖掉,似乎她的面前有个浴缸,里面有一个人正浸着、一边向她泼水,才有这么大声的笑闹声。我一看,马上矮下身来,低到窗户下;但是女孩沖泡沫的媚景实在令人想再看一眼:长髮的是妹妹吧!来的时候才垂涎她的小腿,现在怎么忍得住不看她的全裸身影呢?而且,沖泡沫的动作,像是脱去身上一件最薄的衣服一样,性感得我小弟都站起来要看了。
    我鼓起勇气再往内看,妹妹已经沖乾净身上的泡沫,正举右腿要跨进浴缸里。大腿间的一带黑马上吸引我的所有目光,可惜妹妹的动作太快了!还来不及看清楚,已经进浴缸里了,这时才看清楚浴缸里的是姊姊耶!原来她们都一起洗澡呀!我想,总等得到你们出来吧,所以,我决定在这里等下去;第一次看女生洗澡,虽然她们都在浴缸里,只看得见头,但心里的一股烦躁还是让弟弟挺得直直的!她们浸不久就要起来了,我眼睛睁得大大的,怕漏掉哪一个她们的动作。她们两个还真像,都约160公分高,纤细白晰的长腿,细腰,不算大的胸部,多大我也没概念,不过,姊姊稍微大些。她们先后走出浴室,拿起床上的浴巾擦拭着身上的水珠,这样我才进一步看清她们微翘的臀--妹妹的臀肉多一些,两人的阴毛都成三角的。
    妹妹擦着姊姊的背,擦到臀部,一顺势往姊姊的臀间擦下去,姊姊微微张开双腿;看着妹妹的手,我不禁抓住我的弟弟。之后,她们迴转过身,角度几乎和我成一直线,我才不敢再看,轻轻地蹑回房间。赶快拿出盥洗衣服要进浴室,免得被她们撞见我这副狼狈样;才拿着衣服出来,她们的房门也开了,妹妹穿着一件薄薄的白纱睡衣走了出来,两粒小小的乳头、一片黑黑的草原都清楚地看得见。
    我们愣了一会儿,我不知说什么地赶忙进了浴室,妹妹则尖叫了一声!这间是我和学姐要共用的浴室,在学姐的房间隔壁,躲进这里以为好多了,怎么知道却发现一套换洗的衣物,是学姐的吧!好像听到她姊妹在说什么,我赶紧扭开水龙头,让莲蓬头的水声盖住她们的声音--不好意思听她们在说什么!要脱下裤子才发现:弟弟一直都是站着的!糟了!这件薄薄的运动裤……刚刚妹妹一定也看见了!啊!怎么办?阴茎涨得红红的,龟头上湿了一片,刚才太刺激了!摸摸龟头,有想射出的冲动,突然想到,我翻起了那堆学姐的衣物。拿出一件裤袜、一件萤光绿的胸罩和一件粉紫的内裤:亲手拿着比看她们挂着更刺激,凑到脸上闻一下,还有一点点香香的,和刚刚学姐身上的香气一样。
    这胸罩还真是不小,想想学姐那时站起身时乳房的晃动,右手不禁搓弄起龟头,前后套弄龟头,学姐烫捲的长髮、漂亮的瓜子脸、晃动的双乳、粉紫的蕾丝小内裤,如果能看到学姐的裸体的话,像刚才看到双胞胎姊妹的裸体一样的话…,想到她们的裸体,细嫩的皮肤、小小红红的乳头、微微翘起的臀、纤细白晰的腿、黑黑的阴毛…,龟头越挺越艰,我咬着学姐的胸罩,拿着粉紫的小内裤套在阴茎上一直搓、搓、搓…。一股燥热集到龟头顶端,我再也忍不住,将这道精液射了出来,我还一直搓着阴茎,阵阵射出的冲击给了我一次次的快感。
    这时突然听到浴室门外『哦』一声,不知道是姊姊还是妹妹?这时我还分不出她们相似的声音,我心里一惊,才正式回了神,不会被看到了吧?看看墙上、没有窗户呀!心里突然一寒,慢慢地回头一看:啊!门上有个小小的窗户呀!我怎么没有注意到?刚才真是昏了头了!对啊!我再低头一看:糟糕!学姐的内裤沾上许多我的精液了!怎么办?就算沖掉了,还是会残留精液的味道呀!看来我是住不久了!洗完出来,她姊妹在客厅坐着,电视开着也不知道有没有在看,因为姊姊红着脸盯着电视、妹妹却似笑非笑的看看我;我也很不好意思,我说对不起!我刚才不知道妳们在洗澡!只有穿睡衣!你刚才偷看我们洗澡对不对?妹妹笑着说,没有啦!只是刚好瞄到,我没有多看!那你在浴室做什么?洗澡呀!是妹妹看到了呀?不说实话就不帮你了哦?妹妹越说越高兴似的,姊姊还是涨着红脸。
    没办法,既然她们看见了也没捨么好赖的,但突然要跟这两个今天刚认识的女孩说又怎么也说不出口,只有支吾地说:我、我把、学姐的衣服…姊姊用手肘撞一下妹妹,眼睛继续盯着电视;妹妹这才说:好玩嘛!好啦!好啦!你把我们的衣服拿去洗洗吧,别洗你的,我们会跟小芸说是我们帮她洗的!小芸?她们怎么知道小芸?小芸!就是学姐呀!你还不知道呀?不会吧?这么巧!总之,还好妹妹帮我想这个方法,不过,女孩子的内衣要怎么洗呀?来!跟我来!妹妹一站起来,我又吃了一惊,之前隔着电视我只看见她俩的头,现在妹妹一站起来,我才看见原来她还穿着刚刚那件白纱睡衣,里面还是没有多穿一件内衣内裤;我赶忙回过身背对着她,怕她以为我是真的那么好色。
    她却一点也不会害羞似的说:别装正经了!刚刚都给你看完了,有什么关係!我还来不及整理思绪好好地回答,她已经走过我的身旁要进她们的房间去了。跟在她的后面,弹抖摆动的臀比刚刚远远地看更加地丰润翘豔,矇矇地在白纱里诱引我的弟弟,又不知不觉地站了起来。
    我都还没警觉过来,妹妹已经停下、回头说:你再不乖,就脱了你的来瞧瞧喔!没办法呀!只有跟她说:你穿这样……,我怎么能……她也不理,只是笑了笑,就走进她们的房里,我跟了进去,原来有这么大一间啊!里面还有一台电视,我倒觉得奇怪了,就问她说:外面不是有一台电视了吗?怎么里面还有啊?她笑着说:管那么多!来把我们的衣服洗一洗吧!终于可以不用自己洗衣服了,好棒唷!我听了还觉得怪怪的,妳不会要我每天都洗妳的衣服吧?当然不会呀!连我姊姊的也要一起洗呀!这还得了,我立刻抗议说:妳刚刚又没有说……还没说完,她就急着插嘴了:不然!我跟小芸说喔!毁了!毁了!要让同学们知道我每天得洗这两位姑娘的衣服的话,我还有什么面子呢?但是,又没有办法,谁叫我刚才一时糊涂!这时姊姊也来到房里:妹,我的不要他洗啦!唉唷!有什么关係?妳刚才也被他看过了呀?说着就拉着姊姊出去了!姊姊穿了一件白色衬衫和一件合身绿色短裤子,我想是因为我在这里她才这样穿的吧!平常应该会和妹妹穿得一样,说实在的,还真想看看姊姊穿那样的样子;虽然她俩实在相像,妹妹的令我心动却不像姊姊给我的那种麻痒感的难当,虽然妹妹的身体似火一般勾动我的慾火,但姊姊刚刚那股羞涩就却人心里一股甜恣恣的。
    第一次洗女孩子的衣服,尤其是内衣裤,想不到她俩姊妹远看不太大的胸部,却原来也比学姐小不了多少。两个人的内衣裤都是一样的淡粉红色,内裤略有不同的是一件在阴毛上面那里有一朵小花的样式;拿在手里还留有一点她们身体的余温,比起学姐的内衣裤又给我令一股不一样的刺激,虽然想再凑上来闻闻,但想到妹妹的一再神出鬼没,不好意思再给她们捉到一次了,所以只有做罢了!洗完衣服,整理一下东西,妹妹还是会一再地进来我的房间和我有一句没一句地问着;原来,这层房子是她们爸爸盖的。
    在她们小学一年级的时候,她们的妈妈过世了,过了两年爸爸再娶了一位新妈妈,又两年她们有了新的弟弟,弟弟三岁的时候,两姊妹已经要升上国中二年级时,举家迁到台北去了,可是因为和新妈妈、弟弟的相处问题,所以,两姊妹独自留在这里;爸爸就在这里加盖了这层给她们,因为邻近大学,爸爸属意出租给大学女生,一方面帮忙看照着女儿,一方面给女儿个榜样向上。可是,我发现,这样她们虽然有了『妈妈』,却没有了『爸爸』;或许,也因为这个原因,我才被她们允许搬来。
    不过,她们爸爸虽然不常来,但会常打电话,她们不要我在这里的事让他爸爸发现,所以要我自己牵一支电话线--当然喽!这是我当初搬出来的目的呀!不过,今天晚上到现在我像是真的忘了了一样!对了!在姊姊的一再强逼下,妹妹终于套上一件上衣,和姊姊一样的,但还是不肯穿上裤子,所以,有几次我坐在地毯上拿东西,刚好她走进来还是会看到那一丛黑黑的!欸!这可比整理东西累多了!快十二点了!她俩姊妹就要去睡时,有通电话进来,是学姐打回来的;她说今天店里的客人较少,店长特别允许她先回来,她要我们先不要睡等她买个宵夜回来算是欢迎我来住的小小欢迎仪式。妹妹最是兴奋,她好像特别容易激动。
    二十分钟后她回来了!身上还穿着店里的制服,她说赶着快回来,来不及换了,怕耽误两姊妹明天早上的校车。长长的裙子穿在学姐身上把学姐的美丽又烘托出一股气质的高雅,这个小芸学姐比起我的小芸同学来得漂亮多了!不少滷味,她们三个倒是吃的不多;我倒是累坏了,胃口其佳,又有一瓶学姐打工店里老闆刚从日本带回来的梅酒,香甜淡淡的酒气却烘得人微醉微醉似的晕红,就像众美相陪,真是胃口大开呀!想到众美女,就想到那件沾满我的精液的内裤,真是不好意思,希望她不会察觉!学姐很活泼,但似乎不会特别注意我,不像妹妹不时地搭向我,也不像姊姊一直微红着脸,不知是一点酒精的作祟?还是晚上的事情让她脸红?但她偶而眼光飘来和我相会之后的迅速转离,却一再更是勾动着我。
    第一次喝到这么甜美的酒,第一次和这么多美女一起,甚至要和她们一起住,我大概得醉了;醉了!妹妹似乎喊着热地把身上套的外衣脱掉,薄薄的白纱再一次似烟般燻起我的下意识,妹妹的乳房在一颦一息间起伏、在莺莺燕语之间颤动、波动像梅酒的波荡、像我眼前景物的曲曲折折。真是喝多了?还是自己先意醉了?不知道!只知道起身的时候身体稍稍晃了一下,她们应该没看见吧!学姐在收捨残局,姊姊扶着喝最多的妹妹回房,我定了定脚,回房里拿茶杯出来沖一杯淡淡的金萱茶,解解贪杯的晕眩,解解今天一切突然的醉意。
    双胞胎房里的灯熄了,学姐拿了几件换洗的衣服正要进浴室洗澡;这,是不是又是今天睡前的余兴节目呀?我赶紧喝一口手里的金萱,突来的烫茶大大的一口刺醒了我,还好学姐以为双胞胎帮她洗衣服,要不我不惨了,现下还想偷看她洗澡?不行!心理的争斗在自己一句『以后有的是机会』下平息了,想想我还真不是正人君子耶!欸!可叹呀!关了客厅的灯,回房里坐了一会儿,越坐越是不安稳,两只腿合作无间地催动我走到浴室外,浴室的水声阵阵的传来,椅上放了针毡似的;不行!我戴起耳机打开随声听,钻进被子里,儘量不去想。
    这时,,我的门就被推开了,学姐房间的灯刺进我的眼睛,开门的声音被耳机的声音遮盖住了。我看看那个开门的身影,才想问,她很小心地发出一声:嘘!从她的动作、手势我想是吧!由头髮的长度,我认出是妹妹!我一边拿下耳机,一边问她有什么事?在这同时,她却将将房门关起锁上,钻进我的棉被,她的体温马上将我燃烧了起来,突然有股预感好像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似的。你偷看我洗澡……嘴里一股酒气味,难不成她醉了?为什么要用小芸的内裤自慰?为什么不要用我的?我只是支支吾吾地,我真的答不出来呀!怎么说呀!你不乖!你今天一直偷看我的身体,你想要我对不对?我还是说不出话来!不然,你那里怎么一直都站着直直的?咯!她突然伸手去摸我吓了一跳,可是我却没有躲开,被她这么一摸、虽然是隔着裤子、也是我生平的第一次,直是有股想射的欲望。
    她又醉呼呼地说:现在也是耶!为什么会这样呀?你现在又在看我对不对?好!那我也要看你!她穿着那件让我垂涎了一晚的白纱睡衣,叫我如何能安静得下来呢?还不等我说什么,她马上就将被子翻起来,将我的短裤脱了下来,又脱下我的内裤,哇!男生的都这么大呀?我拉过棉被来遮着,她却伸过手来将我的手和被子推开,说:乖!给我看嘛!你都看过我的了!我只有用手把弟弟盖住,她语气变得有点强地说:好!你不给我看我就跟小芸说!怎么来这招呀?没办法!只有乖乖让她把我的手推开了!其实我也不是不想,只是才搬来不好意思,而且对她姊姊更有好感,还有学姐那晃动的双乳……,以后怎么办?可是她又这么说了!没办法啦!也只得让她看啦!看着她这样近的盯着弟弟看,我才感觉到一股快感,原来这样也是很令人享受的一件事!我不禁妄想:妹妹紧紧小小的双唇含下弟弟的话,不知道是怎样的感觉?不会啦!她只是要看呀!我想得太多了!
    忽然一股湿热弹起龟头跳了一下,她竟然用舌头去舔龟头;我立刻有了更强烈想射的感觉,还好我尽量压制住!她舔了一下,将龟头含入,顺势用嘴唇将包皮褪开,像是很有经验却又很生疏似的,她大概看过很多A片吧!知道怎么做、却又做得生疏!她用力磨擦几下龟头的每一面,然后将整支阴茎深深地含进去,停一下,开始学着用嘴唇模仿我自慰的动作。她的嘴唇小小的,要套下整支阴茎似乎要将她的嘴唇撑开似的,我看着,藉着床头上亮着的一盏小灯,看着她的嘴唇套着我的阴茎的运动,我开始联想起她的嘴唇换做阴唇的话……。
    想不到她真的用嘴含弟弟,比我自慰再如何用力摩擦龟头更加的爽快;这时的酸麻已经将我的双腿麻痺了,只想一吐为快,我不敢发出太大的呻吟声,只是慢慢地说:我想射了!这时她却停了下来,只是含着龟头的部份,用力用舌头不断摩着龟头的每一吋。
    这样的刺激对于第一次『性行为』的我而言实在无法忍受,狠狠地又射了今晚的另一次--在她的嘴里。射出时,她的舌头在射口的上面,她好像感觉到射进来的液体在她的舌下,轻轻抖了一下,将舌头对準射口不停地搅动着,并且不断地加强吸允的力量;啊!人生至此,夫复何求?人生之快,大莫过焉!她没有放过我任何一滴的精液,也没有轻易地放过我的阴茎、龟头。
    阴茎挣扎地吐出最后一口,她却不放过即将软下的阴茎,还不断地舔着龟头,这时的刺激感更胜射出之前,我再也无法忍受地翻起身来,摸一下她的头髮,她才停下来,看了我一眼,钻回被子里去了!我翻开盖在她脸上的被子,看看她,她只是紧紧闭着眼睛,她的活泼、任性一下子都不见了,突然很羞涩地、甜甜柔柔地,像姊姊一样地,清丽、动人,双颊还有酒后未退的红晕;原来,我要对她的身体进一步探索的,但是看她这股羞涩,心里对她的怜爱加深许多,所以,我只是弯下身,轻轻吻在她的眼上,说了声晚安,关了小灯,拉出另一条小被单,下床睡到地毯上!
    学姐浴室的水声不再困扰我,我也真的累摊了,很快就睡了;快到不知道妹妹是否睡在我房里,也或许是睡得太沈了,到我第二天醒来,身上何时多了一件被子我也不知道,妹妹也已经不在床上,心里忽然有股失落感,或许是我多心,但却怕一夜秋波成空!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色中色board_色五月百度影音_色色男_中学教材现黄色网站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